<noframes id="prbpv"><form id="prbpv"><th id="prbpv"></th></form>

    <span id="prbpv"><th id="prbpv"><th id="prbpv"></th></th></span>

      <address id="prbpv"></address>
      <address id="prbpv"><listing id="prbpv"><meter id="prbpv"></mete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prbpv"><listing id="prbpv"><listing id="prbpv"></listing></listing></address><listing id="prbpv"><listing id="prbpv"><menuitem id="prbpv"></menuitem></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prbpv"><address id="prbpv"></address></address>

          重要提醒關閉

          查看更多》

          第一章 你自己造的孽自己用命來還

          作者:可以|發布時間:2019-11-22 10:47:35|字數:3373

          夕陽西下,余輝灑在鋤月閣翠綠的山頭上,鋪在女人長長的白帷帽上,更映得那狠狠捅進帷帽的匕首寒光逼人。

          帷帽里凌曦鳳眸一凜,秀手迅速從外面攥住來人握匕首的手,冷眼瞧著眼前這個被自己握住手腕的灼衣男子,這個殺她父母的仇人。

          就知道他今天一定會來。

          她答應過先帝決不主動對他下手,除非他自己作死。

          十年了,她在這鋤月閣里整整等了十年,終于等到他自己送上門來了。

          動手吧,只要這一刀砍向她,今天這鋤月閣便是他的葬身之地。不等男子舉起的另一只手劈到她,凌曦便輕笑一聲松開了手。

          眼見刀尖挑起,她果斷以更快的速度掀起長帷帽連同上面的匕首一起扔向男子。男子根本不去躲閃,直接揮開長帷帽。一雙狹長的桃花眼狠狠地盯著凌曦絕美的臉龐。

          “果然是你?!蹦凶永淅湟恍?,滿眼盡是嘲諷與鄙夷“現在我應該叫你什么?平城第一江湖幫派鋤月閣閣主耕云?天下九州之一阡城之主云川王府郡主凌曦?還是毒害先帝的罪婦?”

          先帝是被她毒死的?凌曦怒極反笑,昔日的委屈,憤怒一并涌上心頭。手中紅鞭裹著強勁的山風挽起一條火龍,直接朝男子的頭狠狠劈去“先帝分明是被你所害!”

          不愧是沙場上的姽婳將軍,單這一句怒吼便震得地動山搖!火鞭似鐵棍般狠狠劈下,那陣勢像要把大地生生劈開!

          長鞭落下卻不曾山崩地裂,鞭尾被男子牢牢地攥到了手里。這一鞭是真的狠,要不是自幼習武筋骨比常人結實,又是用巧勁接的,他這只手就得碎!

          她這一鞭本來是要劈他的腦袋??!

          不顧手心被抽的血肉直翻,白骨盡露,蕭晨狠狠地咬牙冷笑旋起鞭子就要把凌曦甩進她身后的懸崖!

          夠拼啊~凌曦嘴角輕揚,挪動腳步順著鞭子的勁力穩了穩身型。側身把懸崖亮到了男子面前,挽起手腕借著收鞭的力就要把男子甩下懸崖!

          她自小長在沙場,是多少次山刀劍影,骨堆血海里死里逃生活過來的練家子。蕭晨一個養尊處優的王爺哪里能是她的對手?和她比武,不死才怪!

          怪就怪這長鞭太長,質地太好,里頭的勁力太大,對手又太陰險狠辣。蕭晨本已被鞭子旋得雙腳離地但還是狠笑著用腰身一圈圈纏住鞭子,猛得往下一墜,伸岀血淋淋的右手抓住了鞭子。用左手指上特制的小刀一劃,只一下就直接砍斷了鞭子!

          鞭子驟然斷開反彈的勁力把蕭晨狠狠地砸到了地上,后腦勺撞上石頭瞬間草地就被血染紅了一大片。

          他卻絲毫不在意,把玩著自己骨血凌亂的雙手,就這樣親眼看著凌曦被鞭子的勁力甩下懸崖。

          他在笑,他在無聲的狂笑。細長妖魅的眉毛得意地挑起又很愜意地凝在一處,狹長的桃花眼里盡是地府般的冰冷恨意。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十年前桃園那場大火沒能殺死她,十年后她還是要乖乖地替他的父皇償命!

          十年了,她不去找他算帳,他倒有臉先打上門來。懸崖上一張細密精巧近乎透明的網穩穩地接住了同樣笑容正盛的凌曦。

          一朝被蛇咬是畜生太陰險,要是再被咬那就是自己愚蠢了。到如今,蕭晨是個什么的人,會做出什么樣的狠事她太清楚不過了。

          在她自己的地盤,她怎么會讓蕭晨就這樣輕輕松松地把自己推入懸崖呢?“晨王殿下先別急著笑,本郡還沒死呢?!?/p>

          不僅沒死,而且還活得好好的,毫發無傷。只是如果想活命就該好好地躲起來,不要見光,更不要讓他蕭晨看見。

          否則,一簇陰邪狠辣的笑綻在蕭晨妖艷冰冷的桃花面上。血淋淋露著白骨的右手握著一把泛著紫光的尖刀狠狠地割向網的邊緣。

          “那便勞煩你快些去死吧,本王已經等不及要笑了?!?/p>

          刀影劃過卻沒有想象中的慘烈景象。那細網雖然纖若游絲,風吹即晃卻韌性極好。任憑蕭晨用右手上的尖刀割,用左手指上的利刃劃仍然是一個窟窿一個眼也沒有。

          凌曦被網結結實實地兜著,很是愜意地雙手抱胸看著漸漸由震驚一點點轉向狠怒的蕭晨。

          “你的演技真的很好。那不報此仇誓不罷休的狠戾執著,還有剛才大仇得報的快意。若不是當年親眼看見你在先帝的茶水里下藥,本郡都快要相信先帝不是你殺的了?!?/p>

          “父皇的死本來就與本王無關。你的演技才是真的好。要不是本王親眼看到你在父皇的茶水里下毒,本王就真的要相信你是冤枉的了?!?/p>

          她下毒?她是念在多年的情分在茶水里放了解藥,那是后羽國送來的茶只此一杯,若是換掉先帝必然會追查!“你敢說你當年根本就沒有動過那杯茶?”

          動過,當然動過。在她下毒之后特意為救她放了解藥。那種毒全天下會制的人不少,解藥卻只有兩顆。除了凌曦,全天下便只有他一個人有。

          可是人家并不領情,在他解毒之后居然又下了一次毒!“沒有,本王動那茶杯做什么?放解藥幫你遮掩嗎?你配嗎?”

          配嗎?蕭晨的輕蔑與鄙夷再一次成功激起凌曦的怒火。當年在桃園,他把火把慢慢地放到被五花大綁的她身上的時候也是這樣的表情。弒殺君父嫁禍于她,更為毀滅證據殺她滅口,這種蓄生真是白白地糟踐了那顆藥!他不配!

          凌曦腰身一挺,雙腿一勾便把蕭晨踢到了網上。蕭晨試了幾試,都沒能坐起來,后腦勺兩次受到重擊已是極限了。

          他慢慢地用左手摸上自己的臉,濕熱一片不用想肯定和右手一樣血肉模糊,中間一塊好像肉都被踢沒了。

          狠,真的是心狠手辣。他一直很欣賞沙場上的她。一個女孩子,年僅九歲便能僅用三千兵馬兵行險招一舉擊敗后羽五萬精兵為大宏拿下后羽的咽喉要塞一一阡城。

          平城初次相見他就在想,一個小姑娘家,她是怎么做到的?,F在他明白了,這人根本從小就是一個殺人魔,天生的辣手無情,殺人不眨眼。

          在草地上舉著火把的凌曦確實沒有眨眼,她在一下不眨地冷冷盯著蕭晨?!案竿?,母后,曄兒,先帝,整整四條人命,不凌遲處死真是便宜你了。

          記得下輩子投胎不要只帶演技,也帶帶腦子。若真如你所說你對先帝沒有起歹意,下毒的人是我而且還讓你看見了,那你當時為什么不阻止我?事后又為什么動都沒動那茶杯任由先帝飲下毒茶?”

          不用下輩子,他今天就帶著呢。和凌曦比身手他今天非死在這不可。所以他也沒有打算只比身手,好像是看見了什么,一絲喜悅在蕭晨眼中閃過。

          這一動雖如蜻蜓點水,瞬息無痕,但還是被一直盯著他的凌曦捕捉到了?,F在回頭已經來不及了,她太了解蕭晨了。

          凌曦猛得側身轉開身子,幾乎是想都不想就把手中的火把朝她身后的位置扔。果然那個舉著刀踮起腳正要從頭頂刺穿她的頭的人一時收不力直接臉和火把來了個親密接觸。

          幸好早有準備!凌曦連轉好幾個身背靠著樹干站穩確保身后不會再有人才繼續看向蕭晨兩人。

          之前在她身后的褐衣人雖然很努力地要站穩身型但還是連人帶火把砸向了蕭晨。蕭晨沒有只顧自己,甚至為了先把褐衣人踢回草地,自己來不及躲閃被火把燙了臉。

          對于蕭晨的“義氣”,凌曦并不意外。當年為了給程瑩一個名份他可是寧愿挨現在的大宏帝蕭昊八十大板呢。

          對待好人,他從不吝嗇狠毒。對待小人,他從不吝惜善意。也不知道是他這個人善惡不分,還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網還沒被燒斷,但已經被引燃了,燒斷只是時間問題。一會兒就會有潑天大雨,只要從這萬丈懸崖摔下去,他就別想再抓著東西上來。

          草地上的褐衣人正吃力地伸出手想要拽蕭晨上來??墒撬麄冎g的火煙太大,反復執著地伸手也只能加重身上的燒傷而已。

          只要沒有人來幫他們,蕭晨今天就死定了。但殺蕭晨絕對不會這么容易,凌曦貼著樹干轉向背向的懸崖的方向,同時飛快地撥出腰間的利劍,卻一個人也沒傷到。

          樹后面一個人也沒有,是在樹上面!凌曦果斷抽身欲躲??蛇@次卻來不及了,一張粗網直接套住了她!

          幾乎同時蕭晨那頭也被幾人用一張網從懸崖上救了出來。他示意身邊的人不許扶他,自己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了凌曦面前?!皰暝??怎么不掙扎?”

          凌曦沒有掙扎,一點也沒有,只是平靜地坐在網里,冷冷地看著蕭晨一步步靠近她。這是網豬的套子,越掙扎就會越緊。

          她的識時務讓蕭晨很是受用,他慢慢蹲下身子,含笑看著凌曦?!氨就踔滥闶枪室庖就跎箱z月閣的,本王知道你想殺本王。

          只要本王一死,本王手里的證據同時也就歸你了。你便可以理直氣壯地反咬本王,再也不會有人懷疑你了。

          本王本可以直接把這些證據大白天下,可本王還是將計就計來了這里。你是云川凌家同我大宏皇家的血脈,是從我的姑母先帝的嫡親妹妹鳳儀長公主肚子里爬出來的。

          你自己造的孽自己用命來還,蕭家與凌家的百年聲譽不能毀在你這個畜生手里?!?/p>

          夜幕初降,月亮還未露面,這是一天中灰暗的時刻。蕭晨冰冷悠長的聲音好似從地府里飄來,陰冷霸道,讓人毛骨悚然。

          聲音還末落地,四周便亮起了無數火把,山風呼嘯火焰猙獰搖曳好似猛獸嗜血的眼晴。一層眼睛的中間一個褐衣男子舉著火把一臉不忍地走向蕭晨。

          “按照殿下的吩咐,不得濫殺無辜。我們已經把這山里上下所有人都迷暈扔到山下的客棧里了。四周已經鋪好柴火,只等殿下下令燒山?!?/p>

          舉報

          請先登錄

          您當前沒有推薦票

          推薦票規則

          我要捧場

          本月推薦票

          0

          排名: 距離前一名差距 0

          我的推薦票:0

          我要贈送:
          1

          確定送出

          您當前沒有月票

          投月票規則

          我要捧場

          本月月票

          當前月票:0(1張月票=2000金幣)

          我要贈送:
          1

          確定送出

          • 紅酒

            200金幣
          • 鉆石

            800金幣
          • 跑車

            2000金幣
          • 別墅

            1萬金幣
          • 游艇

            5萬金幣
          • 飛機

            10萬金幣
          數量:
          贈言:

          每累計捧場2000金幣,系統免費贈送此書月票1張,本次捧場此書可得0張月票

          結算:

          0金幣

          原價:0金幣

          升級VIP享更多會員折扣

          捧場

          余額不足 請充值

          取消 充值

          已成功捧場 1

          同時為作者送出1張月票

          感謝您的支持

          關閉

          已成功捧場 1

          同時獲得1張月票

          感謝您的支持

          關閉 投月票

          已成功投出0個月票

          感謝您的參與

          好的
          操作失敗,請重試~

          已成功投出0個推薦票

          感謝您的參與

          好的
          操作失敗,請重試~
          x
          您的賬戶余額:金幣 | 充值 訂閱VIP章節
          《姽婳郡主:這個皇帝我做了》金幣/千字
          • 第一章 你自己造的孽自己用命來還

            3373字/

            立即訂閱
          • 訂閱所有未購買的VIP章節。

            (請注意:不含未發布章節)

            批量訂閱
          • 當您閱讀到本書付費章節時
            將直接購買不再提示

            開啟自動訂閱

          第一章 你自己造的孽自己用命來還

          3373字/金幣

          您的余額不足,請充值去充值

          x
          您的賬戶余額:金幣 | 充值 訂閱VIP章節
          《姽婳郡主:這個皇帝我做了》

          金幣購買全本

          請先登錄

          您當前沒有推薦票

          推薦票規則

          我要捧場

          本月推薦票

          0

          排名: 距離前一名差距 0

          我的推薦票:0

          我要贈送:
          1

          確定送出

          您當前沒有月票

          投月票規則

          我要捧場

          本月月票

          當前月票:0(1張月票=2000金幣)

          我要贈送:
          1

          確定送出

          • 紅酒

            200金幣
          • 鉆石

            800金幣
          • 跑車

            2000金幣
          • 別墅

            1萬金幣
          • 游艇

            5萬金幣
          • 飛機

            10萬金幣
          數量:
          贈言:

          每累計捧場2000金幣,系統免費贈送此書月票1張,本次捧場此書可得0張月票

          結算:

          0金幣

          原價:0金幣

          升級VIP享更多會員折扣

          捧場

          余額不足 請充值

          取消 充值

          已成功捧場 1

          同時為作者送出1張月票

          感謝您的支持

          關閉

          已成功捧場 1

          同時獲得1張月票

          感謝您的支持

          關閉 投月票

          已成功投出0個月票

          感謝您的參與

          好的
          操作失敗,請重試~

          已成功投出0個推薦票

          感謝您的參與

          好的
          操作失敗,請重試~

          章節舉報

          舉報對象

          第一章 你自己造的孽自己用命來還

          舉報類型

          舉報內容

          0/100

          確定

          天天做天天爱天天综合网电影